1. 首页 旅游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生活 社会文化 大咖名流 健康新闻 军事新闻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内容

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举办外资银行与政策性合作交流会
发布日期:2022-05-16 15:11   来源:未知   阅读:

  央广网上海8月8日消息(记者吴善阳 通讯员严明洁)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在上海银监局的指导下日前率在沪外资银行高管走进两家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市分行和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就“一带一路”倡议下外资银行与政策性银行的合作潜力等内容进行了充分探讨。上海银监局巡视员张光平莅临指导,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赵海、上海银监局自贸处处长王卓怀等出席了会议。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长朱雪松和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魏昊分别主持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汇丰中国、渣打中国、花旗中国、东亚中国、恒生中国、三菱东京日联中国、德商上海等19家外资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的代表。两家政策性银行介绍了各自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创新举措、风控措施、成功案例,并与参会银行进行了深入切实的交流。

  上海银监局巡视员张光平在交流会上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在整个中国历史,甚至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屈指可数的大项目。不是某一家政策性银行,甚至也不是所有中资银行能单独完成的,中外资银行合作是必须的。政策性银行、中资银行起带头引领作用,同时也要与外资银行的强项结合起来,把外资银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经验通过合作达到共享;我们要广义地来理解“一带一路”概念,它好比一根纽带,一头系着中国,一头系着欧洲,中间是非洲、中东和其他地区。我们可以通过“一带一路”金融服务,推动国内外汇市场发展和外汇风险管理,实现沿线国家经验和利益的共享。

  据了解,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已形成层次清晰、初具规模的融资网络,主要包括传统及新兴的多边金融机构,中国的政策性和商业银行,进出口信用保险机构等。截至2016年底,国家开发银行在“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累计发放贷款超过1600亿美元,余额超过1100亿美元。贷款投向包括配合新欧亚大陆桥等6大国际走廊建设,通过融资支持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轻轨、老挝南欧江水电站等一批重大项目,有力地支持合作国基础设施建设。同样,进出口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亿元,广泛涉及设施联通、经贸合作、产业投资、能源资源合作等重点领域。例如,进出口银行支持了中塔公路、中吉乌公路、塔乌公路和乌铁路隧道、亚吉铁路等项目,有效促进了沿线国家的物理连接。进出口银行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拓展业务空间,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国际竞争力。这些项目的实施建设不仅帮助东道国破解了发展难题,改善了民生状况,也为构建统一的地区大市场和产业价值链奠定了基础,打造了一张张令人瞩目的“中国名片”。

  而在沪外资银行的积极参与是对这个融资网络的有益和重要的补充。一是帮助企业迅速进入当地市场。在沪外资银行的母行基本都是区域性成熟银行或者跨国银行,能够凭借在当地经营多年的经验和网络帮助中国企业迅速进入市场。例如,渣打银行曾经帮助一家中国电力建设企业,成功进入了尼日利亚、埃及、摩洛哥、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约旦、阿曼等1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也正在帮助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打开非洲机遇的大门。2016年,渣打银行参与了与“一带一路”相关的40多个项目,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与这些合作伙伴共同完成的。

  二是帮助企业拓展业务规模。一方面,中资企业通过兼并收购,迅速扩大业务规模进入市场。在此过程中,外资银行通常以融资方或咨询方的角色参与其中,为中资企业提供相关金融服务。例如,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以被收购方股权收益质押的模式对国内某大型化工集团提供10亿欧元的授信承诺,帮助其收购一家欧洲轮胎公司。

  三是成为连接中国客户的桥梁和纽带。中国企业是“一带一路”项目的主力,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分支机构理应对中国客户需求有全面和深入的了解,促成业务往来。花旗集团在“一带一路”沿线多个国家有布局,而且拥有数十至上百年的丰富运营经验,已成为当地经济发展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近期,花旗集团在沙特地区获得了投行债券股权资本市场业务许可,进一步拓展了业务范围,为当地及海外客户提供更为完善的一站式金融服务。此外,花旗中国分设于香港、新加坡、迪拜、哈萨克斯坦、肯尼亚和伦敦等地的“中国企业海外服务处”充分契合“一带一路”的走向。

  与会人员认为,中外资银行在”一带一路”项目中的布局以及不同币种、不同期限的资金筹措、项目风险偏好等方面具有互补性,合作潜力很大。此次会议恰好为中外资银行提供了一个有效及时的沟通平台,通过此平台双方就可能合作的项目范围、合作形式以及在合作中的角色分配问题进行了充分交流并初具共识。下一步中外资银行将求同存异、积极寻求具体项目合作的机会。

  商业银行作为主出资人出资比例不低于拟设实施机构全部股本的50%。实施机构的注册资本应当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最低限额为100亿元人民币。不得对“僵尸企业”等4类企业实施债转股。

  一方面,今年以来,多家上市银行已经酝酿通过可转债和股票定向增发方式来补充资本;另一方面,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工具作为银行补充资本的主要外部渠道,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上海银监局相关统计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上海辖内银行科技金融和投贷联动试点业务稳步增长,整体运行态势良好。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在上海银监局的指导下日前率在沪外资银行高管走进两家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上海市分行和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就“一带一路”倡议下外资银行与政策性银行的合作潜力等内容进行了充分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