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旅游新闻 教育新闻 女性生活 社会文化 大咖名流 健康新闻 军事新闻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 汽车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内容

罗思义:如果美国对古巴搞颜色革命成功那么对中国……
发布日期:2022-06-23 21:30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目前在拉美再一次面对着这样一种形势:众多拉美国家试图奉行符合其国家利益的独立政策,拒绝充当美国附庸。这些国家通常反对美国对中国发动冷战,寻求与中国建立互利共双赢的关系。为应对这一形势,美国加紧对古巴的封锁,以期煽动一场“颜色革命”,借机扼杀古巴。近期联合国以184:2票数,谴责了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制裁。这表明,美国封锁古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一旦美国冒天下之大不韪封锁古巴的做法得逞,那么它将更有底气利用此套路打击任何想要攻击的国家。因此,若美国扼杀古巴的图谋得逞,那么其影响远不止于古巴,它将影响到整个拉美大陆乃至世界地缘政治形势。因此,下文将审视美国对古巴的这轮攻击,分析其煽动“颜色革命”的意图,以及阐释为何古巴是拉美局势的关键。

  从美国试图使拉丁美洲诸国臣服于自己利益之下的立场上看,近来拉美的一系列事件非常令美国不安:

  ·2019年玻利维亚发生亲美政变,导致时任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下台。但2020年10月,“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候选人路易斯·阿尔塞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这场政变失败了。玻利维亚新政府宣布将恢复与中国的合作,特别是在锂生产这样的战略领域与中国进行合作。前总统莫拉莱斯在近期召开的中国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致辞,中国国家主席习出席峰会并首先发言。

  ·阿根廷显然正在寻求与中国建立友好的关系——正如阿根廷总统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在近期召开的中国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所说的那样。

  ·在近期的秘鲁总统选举中,遭到美国反对的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成功当选——粉碎了美国支持的势力企图推翻他普选胜利的阴谋。

  ·古巴总统米格尔·迪亚兹·卡纳尔是近期在中国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与习进行交谈的另一位发言者。

  ·巴西关于2022年总统选举的民调显示,前总统卢拉以49%:23%的支持率领先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26个百分点。前总统卢拉和前总统罗塞夫近期都明确表示,他们支持终结巴西对美国发动冷战的支持,寻求积极参与金砖国家合作。

  总而言之,拉美舆论正转而反对美国,支持民族独立,一些政府的政策也正转向反对美国对中国发动冷战。由于这些国家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构拥有投票权,加上中拉双方相互投资和贸易日益增加,由此带来的影响远远超越了拉美地区,甚至对地缘政治形势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面对拉美国家奉行更加独立的政策、拒绝加入对华冷战的形势,美国只好使出招数应对,比如派遣中情局负责人前往巴西与巴西政府进行讨论,目的显然是确保卢拉不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获胜。为确保拉美国家继续置于美国控制之下,美国只能使出关键一招——加大对古巴制裁。

  特朗普执政期间,就曾通过实施243项额外制裁措施,进一步加大对被美国经济封锁长达60年的古巴的制裁,拜登保留了所有制裁措施。甚至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古巴的食品、医疗和燃料短缺的情况就有所加剧。由于担心被美国罚款,银行越来越多地拒绝向古巴转移资金,现在居住在国外的古巴人几乎无法转帐给他们国内的家人。

  新冠疫情对古巴经济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因为古巴的主要外汇来源之一是国际旅游业——由于疫情的影响,2021年前四个月古巴国际旅游业收入下降94%。 美国对此的回应是,故意切断对古巴的医药和医疗设备供应,禁止为古巴运送呼吸机、个人防护用品和检测设备等新冠医疗用品。尽管古巴有五款自主研发的疫苗,但禁运的直接结果是缺乏注射器和原材料,这阻碍了古巴的疫苗推广方案。

  “想象一下,一个国家正在自主研发足以覆盖自己整个人口的新冠疫苗,但却因为注射器短缺而无法为所有人接种。这种情况看起来荒谬,却线万人接种了疫苗,并希望到8月份让70%的人口接种疫苗。然而,由于被美国封锁长达60年,平民在疫情期间遭到惩罚,该国正面临数百万支注射器的短缺。

  一个在生物技术和制药方面如此先进的国家,却无能为力采购注射器,其中的理由简直太牵强。这一现实是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封锁所带来的后果。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封锁,使古巴极难从美国或与美国有业务往来的供应商或运输公司获得药品、设备和物资。注射器在国际上本就供应短缺,因此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在美国政府设置的诸多复杂的银行交易和许可要求的情况下,出口注射器到古巴……

  古巴的医疗成就可成为全球学习与借鉴的一个典范——美国应该予以支持。这是一个通过医疗和教育发展经济的国家——古巴的教育和医疗进步始于60年前的农村扫盲和卫生运动。古巴的公共医疗体制使其在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以及新冠疫情中的人均确诊病例等方面,超过世界许多国家。

  在上任的第一天,美国总统拜登发布了一项国家安全指令,要求审查制裁对抗疫的影响,并着眼于提供救济,美国对古巴采取合理政策的希望再次被燃起。如今,拜登政府执政近半年,特朗普执政时代的‘最大压力’政策依然存在。白宫已经明确表示,将改善古巴与美国的关系,但提高古巴人民的福祉并非当务之急。

  事实上,古巴在医疗方面的成就令人惊叹。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古巴预期寿命为78.80岁,还略高于美国。面对疫情,美国禁止向古巴运送医疗用品,实际上等于是在杀害古巴人民。这印证了‘美式人权’的虚伪性。”

  美国当前的对古政策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遵循了1960年美国国务院关于禁运的原始备忘录:“削弱(古巴)内部支持的唯一可预见的手段,即立足于经济不满情绪和困境引发的失望和不满……应立即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降低古巴经济水准……这一行动路线虽然尽可能巧妙和不引人注目,但却在拒绝向古巴提供资金和物资、降低货币工资和实际工资,带来饥饿、绝望和推翻政府方面取得了最大的进展。”

  当然,这符合美国对“颜色革命”和“混合战争”的定义,这样的套路用来对付诸多国家——比如,美国目前针对中国的涉港涉疆政策,就是这种套路的一部分。

  这场混合战争的另一个方面,即试图煽动一场颜色革命,是美国每年以“促进古巴民主”为名,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组织支付数亿美元,用于资助美国支持的反对派团体和个人。乱港事件中,中国就见识到了美国的这种套路。

  虽然绝大多数古巴人民没有参与这些混合战争的意愿,但正如在香港发生的一样,某些少数政治落后群体,以及那些纯粹被美国收买的人,发起和参与了抗议活动。古巴总统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提到:“参加这些抗议活动的人,都是被美国以一种非常懦弱、狡猾、投机和非法方式雇佣和收买的。从我们在马坦扎斯和西戈德维拉等省所遇到的情况来看,那些一直赞成封锁,以及那些美国所雇佣的、堵在大街上开始宣场‘人道主义援助’和‘人道主义走廊’的人,我们都知道他们来自何方。”

  美国加大制裁,加上新冠疫情给医疗体系带来的压力,导致燃料短缺和停电,这意味着空调和冰箱在盛夏也不能用。在药品等基本生活用品短缺的情况下,人们只能排队购买,这引发抗议活动,然后被亲美分子利用。这一点与香港所发生的情况类似——在那里,对诸如住房价格高的合法问题的抗议,被分裂分子利用,他们像往常一样打着“民主与人权”的旗号美化自己。

  同样,正如在香港所发生的一样,美国口头上声称“支持古巴人民”——就像其当时口头上声称“支持中国人民”一样。但事实上,美国通过切断医疗设备和其他物资供应,试图令古巴民生陷入困境。如果美国政府中那些声称支持向古巴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人是真心的,他们首先会呼吁美国解除封锁,以便向古巴提供医疗和其他物资。但封锁的真正目的,当然是将古巴人民推向困境。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美国要如此大动干戈向古巴下手?毕竟古巴是一个只有1100万人口的小国——比纽约州小得多!要了解其中的原因,就有必要了解美国与拉美的历史渊源,以及古巴在美国与拉美关系中的重要作用。

  在19世纪的前25年,除古巴和波多黎各外,拉美的所有前西班牙殖民地都成功地进行了民族解放战争,这是美国扩大其国际势力政策中最早也是最基本的步骤之一。自1823年“门罗主义”提出以来,美国直接干预了拉美争取民族独立的进程,正式宣布外国势力对西半球政治的任何干预,都将被视为对美国的潜在敌对行为。但这一说法的实际内容是,美国声称拉美是其“后院”——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它将控制拉美各国。这开启了美国入侵、美国支持政变、美国支持独裁以及其他干预该大陆的漫长历程。美国直接入侵或支持政变或独裁的拉美国家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智利、哥斯达黎加、古巴、多米尼加共和国、海地、萨尔瓦多、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巴拿马、巴拉圭、秘鲁、乌拉圭、委内瑞拉。

  当然,拉美各国人民也曾试图抵制美国的长期统治。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国家采取武装斗争的形式,被认为是尼加拉瓜民族英雄的奥古斯托·塞萨尔·桑地诺,在1927年至1934年领导了反抗美国的游击战争;1932年,萨尔瓦多领导人法拉本多·马蒂则发动农民起义反抗美国。在另一些情况下,还存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政权——如巴西的格图里奥·巴尔加斯或阿根廷的胡安·佩龙。但是,尽管美国的霸权地位受到这些周期性的挑战,但它总能成功地重新控制局势。

  然后,在美苏冷战期间,1948年4月成立的美洲国家组织(OAS)正式标志着拉丁美洲沦为处于美国控制之下的“美国后院”。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承诺在美洲大陆打击。

  因此,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1959年古巴革命获得成功,对美国不亚于晴天霹雳。这场革命不仅令古巴成为西半球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而且被证明很受欢迎,粉碎了美国60多年来推翻古巴的一切图谋——最引人注目的是,1961年美国支持的古巴反革命流亡势力企图入侵猪湾的行动遭受失败。

  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处理复杂的国际关系方面,拥有高超技巧。一方面,古巴于20世纪80年代末出手挫败了南非种族主义军队对几个非洲国家的军事干涉,在非洲进步势力中获得巨大声望——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称菲德尔·卡斯特罗是“所有热爱自由的人的精神源泉”。但与此同时,古巴与西班牙、英国和墨西哥等右翼国家保持友好关系。近期联合国以184:2票数,谴责了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制裁,正是这种兼容并蓄的外交技巧的体现。

  当然,古巴与自身所处的拉美大陆存在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毫不夸张地说,几乎毫无例外,拉美的每一位进步领导人,无论他们是单纯寻求民族独立还是奉行社会主义,都是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崇拜者。菲德尔·卡斯特罗在拉美进步势力中的威望,堪比在中国的威望。他的“朋友圈”不光囊括政界人士,更有众多文学界和体育界名人——被广泛认为是20世纪拉美最伟大文学代表人物的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是卡斯特罗的朋友,著名足球运动员迭戈·马拉多纳的小腿上有一个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纹身。

  但是,除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在1959年领导古巴革命时获得的巨大威望之外,他还采取了拉美其他进步党派领导人都没有采取的步骤。1959年革命后,他创建了一个正宗的马列主义政党——古巴。这个组织所拥有的稳固性,以及其在社会和政治等诸多领域发挥的领导作用,解释了古巴为何能在反抗美国几十年侵略和发展政治路线方面取得成功,使古巴在国际社会获得如此广泛认同的原因。

  中国及其领导人对于古巴革命和菲德尔·卡斯特罗的这些成就,有着充分的认识。2016年卡斯特罗去世时,习亲自前往古巴驻华使馆,吊唁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他在唁电中对卡斯特罗给予高度评价:

  “惊悉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不幸逝世,我谨代表中国、政府、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你并通过你向古巴、政府、人民,对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的逝世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向其家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古巴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为古巴人民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也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历史和人民将记住他。

  我多次同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见面,促膝畅谈,他的真知灼见令我深受启发,他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我深深怀念他,中国人民深深怀念他。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生前致力于中古友好,密切关注和高度评价中国发展进程。

  在他亲自关心和支持下,古巴于1960年成为第一个同新中国建交的拉美国家。建交56年来,中古关系长足发展,各领域务实合作成果丰硕,两国人民友谊与日俱增,这都与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的关怀和心血密不可分。

  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的逝世是古巴和拉美人民的重大损失,不仅使古巴和拉美人民失去了一位优秀儿子,也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亲密的同志和真诚的朋友。他的光辉形象和伟大业绩将永载史册。

  我相信,在主席同志坚强领导下,古巴党、政府、人民必将继承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的遗志,化悲痛为力量,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成绩。中古两党、两国、两国人民友谊必将得到巩固和发展。

  “如果你想谈社会主义,就不要忘了社会主义在中国取得了胜利。曾经,这片土地饱受饥饿、贫穷和灾难。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它们坚持进行一切必要的改革,以推动国家发展,继续追求实现社会主义的目标。

  中国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伟大而杰出的政治思想家的贡献,他们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着社会主主义理论。

  卡斯特罗也高度评价习:“习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大、最有能力的革命领导人之一。”

  从这些事实很容易看出,为什么美国集中力量要对古巴下手,为什么由此带来的结果不仅仅只影响古巴本身。古巴拥有拉美最强大的,它的领导层掌握国家权力,它是拉美争取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的力量中心。如果美国能够成功地利用混合战争引发古巴颜色革命,它将分化拉美主要进步势力,这反过来将产生更广泛的地缘政治后果。

  每每当美国试图在联合国针对中国时,中国获得的支持常常高于美国——近来关于涉港涉疆的投票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拉美重新沦为“美国后院”,那么这将离美国重新掌控联合国的目标更进一大步。

  古巴是支持民族独立和与中国交好的众多拉美国家中的核心国家,这一点在联合国以压倒性多数支持终止美国对古巴的封锁,以及拉美国家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封锁,得到了印证。这些国家和与中国交好的拉美国家有着很大的重叠——其中一些国家在本文开头提到过。

  因此,美国的盟友,比如秘鲁、巴西和智利等现右翼政府立即发表声明,支持企图引发古巴“颜色革命”的抗议活动——巴西也是联大通过决议要求美国终止对古巴封锁中仅三个投弃权票的国家之一。与此相反的是,拉美独立发展道路的支持者,如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和墨西哥总统奥布拉多则一语道破真相,正是美国的禁运使古巴无法获得必要的医疗和其他用品,而且这种做法违背了绝大多数国家的意愿。

  比如,莫拉莱斯在谈到古巴局势时说道:“我们声援兄弟的古巴人民。古巴真正争取自由的斗争是结束长达60多年的不道德封锁。它的‘罪过’是制造出一种有效率超过92%,影响资本主义利益的疫苗。古巴将战胜干涉主义。”

  在拉美最大的国家巴西,支持颜色革命势力的巴西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和劳工党(PT)之间就古巴的局势发生公开冲突。这正好吻合他们的国际立场——博尔索纳罗支持亲美政策,劳工党则强调独立和支持与中国交好。

  因此,大力支持金砖国家的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近期在巴西召开的一场反对美国对华发动冷战的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表示:

  “美国对古巴长达60年的经济和金融封锁使古巴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这一问题变得更加突出。美国的封锁已经被联合国谴责了29次,它令一个小国陷入极为贫困的境地。但这个小国一直是团结的典范,无数次向世界各地派遣医疗队帮助所在国抗击健康危机。但现在这个向全人类提供专业医疗人员的国家,却在这场疫情中遭受美国的懦弱封锁,而这种封锁几乎被世界上所有国家所否定。我向古巴人民和总统米格尔·迪亚兹·卡内尔表示支持。”

  “劳工党对古巴人民和政府表示无条件的支持和声援,60年来,古巴一直是美国封锁的受害者,美国的封锁破坏了古巴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和外交关系。

  6月23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票数通过古巴提出的‘必须终止美利坚合众国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的决议,表决结果为184票赞成,2票反对(美国和以色列),3票弃权(巴西、哥伦比亚和乌克兰)。劳工党的立场与投赞成票的国家一致。自1992年古巴首次向联合国提交《终止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的决议草案以来,联合国一直持相同的立场。

  古巴人民是这一长期罪恶的封锁政策下的主要受害者,使得他们不能过上原本应该享有的正常的体面生活。

  加上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古巴很难获得极度需要的食品、卫生物资和财政资源。此外,疫情导致古巴经济形势恶化,因为该国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的旅游业收入急剧下降。

  面对种种不利局面,古巴自主研发出了防治新冠疫情的疫苗,目前已用于古巴国内接种,并可向他国出口。

  基于上述情况,劳工党谴责那些像美国政府一样,一边高喊 ‘人道主义援助’,一边还在维持封锁的同时批准资助反对派资的人。

  劳工党在此重申, 我们将不遗余力地谴责封锁,并要求美国出于人道主义原因立即解除封锁,尊重国际法所赋予的各国人民不可剥夺的主权和自决权。”

  当然,中国在古巴民族独立问题上的立场与拉美进步势力相同。中国驻古巴大使馆发布推特转发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中方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古巴内政,坚定支持古方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改善民生和维护社会稳定上所做工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出:“中方敦促美方立即全面取消对古巴的经济、商业和金融封锁,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呼声。”

  因此,无论是对拉美还是对国际社会而言,这场围绕古巴的斗争均至关重要。美国口头上声称它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但事实上,美国不顾国际社会的意愿封锁古巴的问题清楚地表明,美国正试图单方面将其国际政策强加给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如果美国利用混合战争攻击古巴,那么不排除其利用这种手段攻击其他许多地区。

  因此,很明显,美国目前对古巴的攻击所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古巴范围。如果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和医疗攻击成功地引发一场“颜色革命”,那么:

  ·这将大大有助于美国分化寻求民族独立和支持与中国建立互利共赢关系的拉美国家;

  ·这将使美国相信,即便美国只是极少数,其单方面行动也可以推翻现有国际规则体系,从而鼓励美国采取越来越激进的行动。

  国际经验证明,当美国感到强大时,那么其就更具侵略性;当它遭遇挫折国力虚弱时,那么其就“更爱好和平”。比如,当美国因为在越战中遭受失败而感到虚弱时,其开始变得柔和起来,包括与中国缓和关系,并在一段时间内克制自己不采取侵略性的国际军事行动;当美国因为遭受国际金融危机而感到虚弱时,其就强调国际经济合作,包括与中国的合作。

  但当美国感觉自身已从越战的失败中恢复过来,面对戈尔巴乔夫的绥靖政策时,其又启动了新一轮的扩军和国际侵略政策;当它因为从国际金融危机中复苏而感到更加强大时,更是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战和新冷战。也即是说,如果美国在古巴得手,自身实力得到加强时,那么其可能将实施新一轮的侵略行为。

  当前形势意味着世界面临一个重大的地缘政治选择,这关乎到众多国家要么取得双赢,要么遭受重大损失。美国在拉美面临着的形势是,追求民族独立和发展进步的一系列拉美国家希望实现国家崛起。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这些国家反对美国对华发动冷战的政策,寻求与中国建立互利共赢的关系。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古巴是拉美政治生态的风向标。因此,美国正试图集中力量对付这个小国,因为它知道,如果能够打败这个小国,它将令拉美的民族独立运动遭受巨大的失败,进而也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失败。美国在声称维护“人权”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同时,事实上完全无视绝大多数国际舆论,试图以单方面的方式将最深重的苦难强加给古巴。

  美国发动这次攻击,是在赌世界其他国家屈服于它的单方面讹诈。因为,尽管古巴战败的负面影响对拉美民族独立事业和中国来说均极其巨大,但正是因为古巴是一个小国,所以它在战胜美国侵略方面获得决定性帮助所需要的援助在国际上的占比非常小。

  事实上,古巴的一些需求小得难以置信——比如,古巴有自主研发的新冠疫苗,但缺乏足够的注射器。这时候,民间自发性的帮助对古巴就尤为可贵。比如,不顾美国禁令的美国和平组织“粉色代码”,正想方设法为古巴筹集款项采购注射器。该组织道出其目的:“筹集10万美元寄送注射器到古巴……我们感到非常兴奋的是,我们在‘全球卫生合作伙伴’的朋友刚刚收到了商务部颁发的向古巴寄送注射器的许可证。我们正与‘拯救生命运动’、‘人民论坛’等其他组织一起,努力快速筹集10万美元,以采购大约300万支注射器寄送到古巴。当我们筹集到更多的资金时,我们将帮助古巴满足与健康有关的其他需要!”

  古巴只需要约3000万支注射器(需要花费100万美元),就可以为其全部人口接种疫苗。这对于反对封锁古巴的所有国家或个别国家来说,均是一笔小数目。与应对古巴其他困境所需的资源,如通风机、燃料供应、粮食供应,甚至其国际债务规模相比,约3000万支注射器对那些反对封锁的国家来说微不足道。美国此举是想表明,尽管它知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能满足古巴这样一个小国的需要,但它打算恐吓它们不这样做。如果美国真达到目的,那么它将对其他国家更具侵略性。

  62年来,古巴一直以多种方式支持世界。在新冠疫情爆发和美国收紧制裁之前,古巴一直通过其所能提供的国际旅游和国际医疗服务,提振重建国内经济。但现在它需要世界的支持,对世界来说,帮助古巴是一种双赢。由于古巴是一个具有巨大国际影响力的小国,因此对于那些反对美国侵略、反对冷战政治的国家来说,古巴成功渡过美国难关之后所能创造的巨大正面作用,要远远超过古巴渡过难关所需的资源。反之,如果古巴被击败,那将是美国的混合战争的巨大胜利,将会极大助长美国在拉美和全世界反对民族独立的斗争中,以及在反对针对中国的新冷战中的气焰。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作为拉美政治生态风向标的古巴政治走向,对全世界至关重要。